🌀Yoca🌀

说不出口23(掉线一章的小包总上线了!)

酱香竹筒饭:

23
包奕凡回到南通,安抚了老妈,又开了一天的会。晚上终于有时间摆弄手机,但安迪的电话却始终无人接听。包奕凡有种不好的预感。他打给曲筱绡询问安迪的行踪,却被数落连女朋友都看不住。小曲尽管这样说着,但心里还是担心着安迪安危。
挂断包奕凡的电话,小曲跑出来敲2202的门。
“你们今天谁看见安迪了吗?”小曲走进2202。
三个小脑袋同时摇头。
小曲皱起眉头,“刚才包兄打来电话说找不到安迪了,打她电话也不接。”
樊胜美看着小关,小关看着樊胜美,“今天早上我在停车场也没看见安迪姐。”

晚上安迪躺在医院的病床上睡着,眉头紧锁额头上沁着细密的汗珠,她做了一个可怕的梦。
安迪梦见自己疯了,如明明也如母亲那般,肆意张狂,一群穿着白大褂的陌生人抓着安迪的手和脚,摁住安迪的头,安迪被捆绑在了病床上,动弹不得。她疯狂地挣扎着,胳膊和脚踝都勒出了淤青,但仍旧不依不饶,最后冰冷的针头刺入了安迪的血管。
“不要,不要!”安迪惊醒,坐在一旁椅子上的老谭也被吵醒。安迪瞪着眼睛看着眼前一片漆黑,“这是哪里?”安迪慢慢适应了黑暗,看着坐在身边的老谭,“老谭,这是哪啊?”
老谭看着安迪懵了,“医院啊。你忘啦?”
“医院?我为什么会在医院里?我发疯了对吗?”
老谭赶紧把灯打开,“别瞎说,我看你太累了,又不肯离开,就和院里主任商量了一下,找一间空病房让你睡一觉。怎么了?做噩梦了?”
安迪长出一口气,额头上的汗变得冰冷,“我想起来了。明明呢?”
老谭动了动僵硬的脖子看了眼时间,“都这么晚了,早就睡了吧。”这时候包奕凡的电话打进了老谭的手机。
“包奕凡的电话,估计是找不到你了,所以才打给我的。”
“别接,我现在这个样子,我不要跟他讲话。”安迪缩成一团,可怜地看着老谭。
老谭接通电话,“喂,包总,怎么了?这么晚给我打电话?”
“哦,不好意思谭总这么晚打扰你。你知道安迪在哪了吗?我找了她一晚上,她的手机始终打不通。”
“安迪?”老谭看了眼安迪,“安迪出差了,今天临时被派去北京处理点事情。”
“哦,是这样啊。那好吧。我再打打看。”
“好,你再试试吧。”老谭挂断电话。安迪赶紧四处翻找。
“你在找什么?手机吗?”老谭站起来从旁边床上拿起安迪的手机递给她。安迪接过手机赶紧关机了,她现在精神状态不佳,她不想被任何人打扰。
老谭从口袋里掏出了一瓶药,“安迪,解释一下吧,这是怎么回事儿?”
安迪看见老谭手里拿着自己平时吃的药顿时炸毛,“怎么在你这儿?你翻我东西?”
老谭把药攥在手里说:“是老严开你车送秀媛院长回敬老院的时候在你车里发现的,他感觉你的精神状态和上一次见到你差别很大,老严心细怀疑可能和这个药有关才告诉我的。我也问了主任他说这个药作用快但副作用很大,不建议你再吃。”
安迪低头沉默,心理医生当初给她开药的时候也建议过她,不到万不得已不要吃,也不要私自加大药量,但是她没听,她只知道要压制自己的情绪,不能失控。
从安迪睡着到惊醒,老谭一直坐在椅子上守着她,几个小时了,老谭这个岁数有些吃不消,脖子已经酸得不行。安迪看着老谭不停地转动脖子,心里很过意不去,“老谭,谢谢你。”
老谭无奈,“又谢,我们什么交情啊。”
安迪笑了,“对,我们的交情一个谢字表达不了。”

安迪的手机关机了,包奕凡的不安达到顶点,他总不自觉地会想到上一次分别,自己差点失去安迪,这一次该不会历史再现吧?此时手机的时间显示已经是半夜了,听不见安迪声音的他失了眠。

第二天一早,安迪经过一晚上的休整终于有勇气趴在窗口看看明明。
明明还躺在床上,但情绪明显比昨天好很多,安迪稍稍心安一些。她转头看着老谭然后点头说:“我没事了,咱们回上海吧。”

安迪只请了一小时的假,回家梳洗换了身衣服就来到公司开启了女魔头模式,上午下午大大小小的项目会没完没了地开,看方案改方案,就连午饭时间也是秘书帮着叫的外卖。老谭看着一边吃饭一边看方案的安迪有些心疼,但也清楚现在能填满安迪脑子不让她抽空胡思乱想的也只有工作了。
刘思明事件后安迪对待下属的态度委婉了许多,面对做事态度不认真且又能力不足的人不再是拍案斥骂,而是给他两次机会,机会用光仍没有达到要求的,对不起,安迪直接告诉老谭将其调离换新人上来,不要浪费大家时间。
晚上五点半,项目会开完,各项目负责人离开会议室,按照CFO的要求下班后回去改方案。
开了一天的会,安迪也是十分的疲惫,她扭了扭脖子,拿上文件和手机朝着办公室走。
刚进办公室包奕凡的电话打进来,安迪还在犹豫要不要接,手一滑接通了。
“喂?”
听见安迪的声音的包奕凡激动得要哭出来,“谢天谢地,安迪你终于接我电话了。你在哪里?”
“公司。”
“还没下班吗?”
“刚开完会,正准备回去。”
“嗯,我在楼下等你。”
“你说什么?”
嘟嘟嘟…包奕凡挂断了电话。
安迪皱着眉头把东西搁在了办公桌上,包子刚才说的什么?楼下?他不是应该在南通吗?安迪穿上大衣,一个人朝着电梯走。
电梯下到了停车场,安迪一路低着头朝着自己车的位置走。
走着走着前面有人挡住了自己的去路,安迪往左避让,那人也往左,安迪一抬头是包奕凡温柔又疲惫的笑脸。安迪愣住还没缓过神就被包奕凡宽厚的臂膀拥入怀中,包奕凡紧紧搂着安迪,几乎将整个身体的重量都压在安迪身上,闭着眼睛,“昨晚想你一夜没睡,今天就一直在开会,开完了会又马不停蹄地往机场赶,现在好累啊。别动,让我抱会儿。安迪,我想你了。”
猝不及防的拥抱不再是令人窒息的热而是如温泉一般慢慢舒缓着安迪浑身疲惫的细胞,这感觉让安迪莫名觉得很踏实。踏实,对于安迪来说是难能可贵的,即便是拥有自己监护权的老谭有时候也因为捉摸不透而让安迪心生敬畏。安迪深深地沦陷在了包奕凡的温柔里,她好希望时间就静止在此刻,静止在包奕凡的怀里,安迪变得无比自私,去他的未来,去他的遗传性精神病,去他的一切阻碍,安迪爱上这男人了。



下一章安迪袒露心扉,期待一下包奕凡的反应吧。


评论

热度(63)

  1. 🌀Yoca🌀酱香竹筒饭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