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ca🌀

ä¼´·11.2.16

北方有佳人:



并非所有人血液里都住着风
大多的漂泊无定
皆是因为别无选择
挣扎也好 妥协也罢
如若能有一个伴
何其幸运

魔都的夜大抵是风情万种的,古老而又年轻的黄浦江好似诉说着这个城市丝丝点点的情愫与秘密。欲望不止,脚步不歇,永远有人疲倦,永远有人兴奋,这城市仿佛终究难寻真的静谧,难觅真的心安。这城市,是幸,也是不幸。

万家灯火流转,是否也有一盏为你而燃?

初秋的上海,温度正适宜,夜晚的朗空给人一种澄澈的感觉,夜色透过落地窗洒进了安迪的房间里,安迪背靠着沙发望向窗外,手里端着一杯冒着热气的蜂蜜柚子茶,蜂蜜柚子是包子派人送来的,说是自家今年新酿的蜂蜜腌的柚子皮,多喝些有助于清肺润燥,安迪缓缓地喝着,暖在胃里,更暖在心里。

下午包子打来电话,安迪一边看文件一边听着电话,眉眼里全是笑意。包子说想她了,不能马上飞过来见到她真是着急,她嘴上抱怨他就会油嘴滑舌,嘴角却缓缓上扬。而后包子向安迪道歉,由于今晚南通有个晚宴必须出席,所以只能明天一早再飞过来了。安迪却担心着忙活一晚上的包子一大早赶早班机会不会太累,无奈思念骗不了自己,安迪只好叮嘱他晚上少喝点,明早她去机场接他。

于是下班回家简单下了碗面给自己,之前两人一起种的菠菜吃起来味道还不错,竟有些许甜甜的味道,安迪想着等包子来了再多种些。沏好的蜂蜜柚子茶氤氲出淡淡的香气,安迪随手从书架上取出一本书翻了起来,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窝在了书架旁的沙发上,两只脚随意地搭在了书桌的椅子上,一副慵懒惬意的样子,鹅黄色的灯光照在安迪的脸上,相比从前,少了防备,少了恐惧,多了柔软,多了温润。

一片祥和之中,小桌上的手机响了起来,安迪转眼过去看到了屏幕上包子的名字,拿起手机接了起来,“睡了吗?”电话那头传来包子磁性的嗓音,许是晚宴喝了些酒的缘故,安迪听着这声音更觉耳旁酥酥麻麻的。
“还没呢,在看书,你呢,在干嘛?”安迪边说边放下手中的书,窝在沙发里的身子又放松了几分。
“刚从酒店回来,想你了,想听听你的声音。”
安迪越往下听,眼里笑意越浓,此刻其实还真是蛮想这只包子的,但嘴里还是忍不住调侃一下包子“真肉麻,今晚没喝多吧?包先生请记得端正作风,酒后乱性我可是听说过的。”
包子在那头听得笑出了声,他的安迪越来越有小女人的可爱了,他温柔地说道,“作风一直端正,随时接受检验,至于酒后乱性嘛,我只会回家对你乱。”
安迪果然又害羞了,赶忙催促着包奕凡去洗漱睡觉,别误了明天的飞机,在安迪的念叨下两人互道晚安便挂了电话。安迪窝在沙发上闭着眼睛,脑海里回响着包子的声音,心里无比满足。如今哪怕一个人的夜晚,她也不会觉得孤单难捱,更不会胡思乱想情绪崩溃,她知道有一个归宿可以让她卸下所有盔甲,可以不用随时严阵以待与世界对抗,每每想到这,安迪总庆幸命运待她真是不薄。

翌日清晨,安迪如往常般起床,晨练,听新闻,早餐准备留着肚子和包子一起享用。一身束腰的小西服搭配了一条开叉的过膝裙,脚踩一双绑带的高跟鞋,今天的安迪浑身上下透着女人味。周六的清晨路况还算给力,城市人难得的休假自是还未苏醒过来。车子顺畅地开到了机场,时间刚刚好,还是跟往常一样人来人往,离别与重逢,相送与等候,机场始终还是一个充满了烟火气息的地方。安迪朝着出口的方向张望,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包奕凡无疑是引人注目的那个,一件深蓝色衬衣搭配黑色九分裤,加之184的身高,自是收获了不少的回头率。少了工作时间的正式和严肃,却难掩成熟男士迷人的气场,安迪一眼便捕捉到了眼前这个心心念的人,包奕凡也看到了安迪,微笑着朝她挥了挥手,安迪也朝包子露出了害羞的笑容,越走越近,安迪自然地伸开了双臂,包子顺势将安迪拥入怀中。在没有认识包子之前,这番场景安迪想都不敢想。
“你今天可真美!”包子一边说一边将怀里的安迪拥得更紧了些。
“我男朋友也很帅,刚看见有好几个小姑娘偷偷看你呢”安迪把头埋在包子怀里,笑靥如花。
“是吗?你男朋友魅力可真大,足以见得你的眼光有多好!”包子松开安迪,双手搂在安迪腰间,安迪扬着头抿嘴看着包子自卖自夸。
“好啦,就你最自信,快走吧,不然该堵车了。”安迪及时制止了包子继续油嘴滑舌。
两人牵着手往停车场走去,安迪自然地让出了司机的位置,包奕凡发动车子迅速驶离了机场。
路上安迪贴心地询问着包子“还没吃早餐吧,想吃什么?”
“飞机上喝了杯咖啡,猜你会等我一起吃早餐,留着肚子呢”包子一边开车一边和安迪聊着。
“要不咱们去你第一次请我吃饭的那家餐厅吧,早茶做得很好吃。”
“遵命,想吃什么都满足!”说话间安迪无意间瞥到了包奕凡的侧脸,精致的轮廓,长而密的睫毛,安迪承认她好像又花痴了,包子自是察觉到了安迪的眼神,猛地趁红灯的时候转过头与安迪对视,安迪愣了一下忙不好意思地转过头去,紧张地捋了捋额前的刘海,包子看在眼里,露出了狡黠的微笑。

车子很快开到了餐厅,两人还是选了之前的靠窗位置,安迪只觉生活有时真奇妙,当时的自己怎么也不会想到会和眼前这个男人产生关联直至不可分离,缘分也好,安排也罢,现在的她只懂得知足和珍惜。
服务员送来菜单,安迪抿嘴一笑看都没看递给了包奕凡并说道“以前是不会点,现在是不想点,交给你挺好的。”
简单的一句话听得包奕凡心花怒放,接过菜单熟练地点了餐,然后目不转睛地看着安迪,一脸坏笑地问安迪“从实招来,当时和我吃饭的时候有没有对我心动,有没有被我的魅力迷住?”
“老实说,当时觉得整顿饭你都在不停地对我放电,不过当时对你自动竖起屏障,没什么想法,让包先生失望了。”安迪故意挫了挫包子的锐气。
“珠穆朗玛峰又不是一天登上去的,还好我最后登顶成功了,将安迪小姐收入囊中”包子得意地向椅子后靠了靠。
安迪听后不由得想起了曲筱绡之前跟他讲的有关包子的登山理论,低头笑了笑,不过并不打算将这个典故告诉包子。俩人聊着聊着菜已上齐,包奕凡见安迪早已按捺不住的眼神就知道眼前的女子是准备大快朵颐了,于是夹了好些菜放进安迪的碗里,“多吃点儿,这都是他们家招牌,上次见你就挺喜欢的。”
“还记得呢,值得表扬,你也吃呀,上次就没见你怎么吃。”安迪一边说着话一边往自己嘴里送东西,包子觉得这模样可爱极了。

愉快的时光总是过得很快,结束早午餐两人驱车回到欢乐颂,两人并不打算与周末大军抢占空间,准备宅在家里享受二人世界。包子对欢乐颂,对2201早已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两人一出电梯,周末的22楼通常都没人驻守,便径直回到了2201。包子将简单的行李放好便换上了与安迪同色系的家居服然后转头便忙活起来,安迪静静地看着包子熟练地将自己的衣服从行李袋里拿出来挂进衣橱,随手将电脑放上书桌,然后绕到厨房将自己上次从国外带回来的咖啡豆放进咖啡机里,两个杯子等着被灌满。安迪突然发现,这个家包子的存在感好像已经无处不在了,两人似乎像极了一对老夫老妻。环视整间屋子,鞋柜里包子的鞋越来越多,茶几上总是有那么几本汽车杂志,红酒柜里多了几只94年的Martinelli,浴室了不知不觉中也添了他的牙刷、剃须刀、甚至是浴袍,卧室也几乎被他霸占,安迪眼看着衣橱里包子的衣服越来越多,尽管他每次来只待个几天,床头柜上还放着前几天刚送来的包子的限量款手表。安迪不得不承认包子进驻了他的生活,而且很是彻底,可是她承认她并不抗拒这样的进驻,甚至喜欢这样的感觉。这种生活里一点一滴微妙的变化让安迪觉得她好像离真正的生活越来越近了,对家有向往,对爱人有牵挂,对朋友有关心,好像生活本身对她而言不再仅仅是用工作麻痹自己,不再仅仅是囿于内心的恐惧而惶恐不安。她发现这些日子里的自己渐渐褪去了过往一切带给自己的不安与痛苦,无论是恐惧的对象抑或恐惧本身这件事都不再让她挣扎。她从内心里感谢包子的出现,感谢他们之间爱情的出现,让她的一切好似都有了退路,或许之前的她并不承认爱情力量的庞大,可是现在的她觉得也许爱本身就是一件让人可以原谅一切而后再造一切的事情。
“安迪,咖啡好啦,出来喝吧。”包子的声音将安迪拉了回来,安迪走到厨房从包子手里接过热气腾腾的咖啡。
“慢点, 小心烫”安迪听着包子软软的声音混着咖啡浓浓的香味,加之之前的感慨,突然有了现世安稳的感觉。包子一手端着咖啡,一手揽着安迪朝客厅的沙发走去,两人腻在沙发里,安迪找了个最舒服的位置躺在了包子的怀里,抬眼对包子说“包子,这感觉真好,老了也这样吧。”
“嗯,就这样”包子低头吻了吻安迪的额头,两人相视一笑。


窗外的阳光透过薄如沙的窗帘洒进屋里,落到两人身上有种熠熠生辉的感觉。
生命是平静生活也是肆意追寻
愿沧海那头还有等待
生活始终有个伴

评论

热度(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