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ca🌀

似是故人来 chapter7

❤️

北方有佳人:

昨晚的铜矿照片
今早看到甚是愉悦💕
于是把搁了好几天的chapter7码完了
于是一写就写成了平日两篇的量🙈
空了就慢慢读吧😋
———

“真的要走?不过两天跟我一起?”

“嗯,再不回去估计就要被炒了,真成无业游民了。”安迪靠坐在床尾边,抬眼看着正对着镜子打领带的包奕凡,一边开玩笑地说道,一边心里不由得赞美了下身旁这位天生的衣架子。

“那最好,我养你。”包奕凡转头咧嘴微笑,帅气又温暖的样子让安迪在和他对视的瞬间迅速地晃了晃神。

“这话好听,不过目前并不打算给你这个机会。下午让司机直接送我去机场就好,别耽误你工作。”

“还是我送你吧,还不至于剥夺我送你的权力吧?”

“又不是要分开多久,过两天你不就过来了嘛,我是怕你来回跑麻烦,万一有什么要紧事耽误了不好。”安迪起身从衣架上取下西装外套,包子伸开手臂,安迪顺势从背后把外套给他套上。

包子也不再坚持,知道安迪决定的事回旋的余地向来不大,妥协道:“那好吧,出发的时候给我打电话,落地也记得给我打电话,我让那边的司机提前到机场等你。”

“我发现你越来越啰嗦了,快走快走,不然该迟到了。”安迪挽着手臂将包子送到门口,像往常一样,包子在安迪额头印下一个吻道别。


送走包奕凡,安迪开始收拾起并不多的行李,窗外的阳光很是灿烂,在这般的冬日里并不多见,但再眷恋还是要回去了,虽然老谭给自己放了假,但公司的事是真的堆了好些了。一件一件收拾着才突然发现她从纽约给包子爸妈带的礼物都还在自己手里,本来打算去看他们的时候顺道给他们,但计划却被包子搁置,安迪摇摇头觉得有些可惜,心想着也只能是放家里让包子有空的时候拿给他们了。刚准备把礼物拿到客厅,床上的手机便响了起来,安迪一看名字只觉难道真有心灵感应这一说?

“喂,包太,您怎么突然给我打电话了?有什么事吗?”安迪有些别扭,在应该叫包太还是叫妈这两个称呼间犹豫,最后还是叫了包太。

“囡囡啊,怎么还叫包太呀,这领证了就该改口叫妈了呀,怎么来了南通也不说一声,要不是昨晚跟李总他们吃饭,说是在酒会上碰到你们了,我还不知道你过来了。这包子也是,一起瞒着我,又该说说他了。”

“不好意思,我还不太习惯,我和他本来是打算回去看看你们的,可是他这几天都太忙了,抽不出时间,我今天下午也要回上海了,那边公司的事也需要处理。”
安迪觉得有些抱歉,忙解释道。

“今天下午就要走了啊?怎么不多住几天?这样吧,这会你到别墅来,中午一起吃顿饭,吃完饭再走也来得及,你可不能再拒绝我了啊,不然我可真的要生气了啊。”

“那好吧,我这边收拾好就过来,我在纽约给你们买了点东西,顺便给你们带过来。”安迪本觉理亏,作为晚辈要是再拒绝确实有些不礼貌了,于是答应了包太的午饭之约。


安迪记不得是第几次来别墅了,自己家开发的楼盘总是有各种各样的方法从设计,装修,到家具摆设,甚至是周围的绿化都做到了极致,虽处处可见花了不少心思,但安迪只是觉得平日里就两个人住,多少有些空空荡荡。刚进客厅,包太从沙发上赶紧起身迎接,脸上笑开了花,从安迪手上接过东西,拉着她在沙发上坐下。安迪每次来都会看到沙发旁的相框里无比青涩的包子,每看一次总会乐一次,还总爱以此跟包子开玩笑,这次当然也不例外,坐下的时候还是晃眼看了一下,心想这家伙真是越长越好看了。

“囡囡,快吃水果,都是今早刚送过来的,特别新鲜。”包太对待新进门的儿媳妇有用不完的热情。

“谢谢您,您别这么客气,一家人随意点就行。”

“对了,我让阿姨已经开始准备午饭了,阿姨手艺不错,包子都喜欢,你一会一定得多吃点,反正他爸也出去应酬了,就我们俩。”

“嗯,我一定不客气,包子喜欢的肯定都很不错。对了,这是我之前出差在纽约给您买的羊绒围巾,越来越冷了,您出门带上挺保暖的,这条男款的是给爸爸的。”安迪从袋子里取出围巾给包太看,私心还是很满意自己挑的礼物的,毕竟素来以精致的做工和考究的原料著称的品牌安迪还是很信任的。

“你真是有心,这围巾真好,我喜欢,但是以后出去就别这么麻烦了,你说的都是一家人就不用那么讲究了。”

“没关系,都是应该的,我和包子本来平时就挺忙,也没太多时间陪你们俩,看到合适的就给你们带回来了。”

“你比那包子有心多了,成天就知道忽悠我,最近打电话还老是不接。”

“您别多想,他心里一直记挂着呢,他就是太忙了。”安迪下意识为包子打圆场,虽然心知包子大多数时候都是故意躲着包太。

“对了,他那个特别好的朋友过两天孩子办百日宴,两家关系一直挺好,到时候一定能逮到他。这几次和他朋友的爸妈吃饭老是给我们俩炫耀他们孙子的照片,那样子别提多得意了。”包太向来擅长旁敲侧击,在说话方面自有一套方法。不过有了包子之前打的预防针,安迪对包太的言外之意心知肚明,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只是笑着。

“倒是你们俩有没有什么打算?我觉得现在挺合适的。”包太开始试探性地问下去。

“我们俩还没这方面的计划,还是顺其自然吧,也着急不来。”安迪老实地应对,猜包太应该不会太过为难她一个人。

“顺其自然的心态是好的,但你们俩也努努力,早总比晚好嘛,是吧?”包太打算就此打住,心知安迪也是个有自己准则的人,太过于紧逼只会适得其反,反正以后也有的是机会,她心想。

安迪继续微笑地点点头应付过去,有些明白包子为什么不愿意接电话,不愿意露面了,暗暗同情他的包子。


这一顿午餐果真精致美味,既有家的味道又不失独到之处,虽只有两个人,但安迪同样吃得很是满足,对吃她向来不觉尴尬,包太觉得眼前这儿媳妇直接爽快不做作的性格倒是和年轻时候的自己颇有几分相似,虽然最开始有各种误会,那也都是处于一个母亲对自己儿子的百般爱护而已,现在她倒是越来越喜欢安迪了。

临走之前,包太也一直叮嘱安迪要劳逸结合,自己一个人要多注意身体,好好吃饭别熬夜,还给安迪装了好些家里边的灵芝燕窝之类的补品放到车里,以前安迪面对包太的步步紧逼之时,只觉她占有欲和控制欲实在太强,甚至以为包奕凡只能二选其一,现在觉得这种或许有些夸张的爱和关心其实也是难得的,比起以往孤零零的自己,她偶尔也是会羡慕包奕凡的。


飞机落地上海,安迪并没有先回家,而是直接让司机把自己送到了盛煊,多年的工作习惯还是依旧不允许待办事项积压过多。抓紧下班前的最后一个多小时时间,安迪处理了好些文件,心里大概有了数,以便明天召开各部门主管的例会,刚把工作安排下去,待秘书走出去,包子的视频电话就打了过来。

“我说怎么着,果然被我猜中了,你要不要这么拼,下飞机就直接杀到办公室。”

“你不也还在办公室呢吗?就当我是向您学习。”安迪捏了捏脖子,靠在椅子上和包子开着玩笑。

“赶快打住,您让我感到自惭形秽还差不多,你那边差不多了就早点回去休息吧,一路也挺累的,工作哪有做完的时候。”

“嗯,知道啦,忘记跟你说了,我今天中午在别墅和你妈一起吃的饭,然后去的机场,果然不出你所料,不过还好,我还受得住。”安迪轻描淡写地跟包子讲到,这事情并没有困扰到他,倒觉挺有趣的。

“估计是你气场并不比她弱几分,她怕是还真不敢拿你怎么样,现在知道我的苦了吧,她对我可不会像对你那么温柔。”

“那再透露一下吧,过两天你朋友那个百日宴,他们俩也会去,你做好心理准备。”安迪一副站着说话不腰疼的样子对屏幕里的包子笑得灿烂。

“看来我应该找个借口过来投奔你才对。”包子一脸无奈,抚额说道。

“好啦,开心点,我准备回家了,你呢?还不走?”安迪关切地问道。

“应该快了,不过也就是换个场地继续工作,但愿今晚这局早点结束。”安迪有些心疼,尤其是在南通待了几天更觉包子的不易,旁人或许只会看到你的光鲜亮丽,看到你的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可是谁又真的明白个中艰辛呢。

“辛苦你了,要去应酬就别自己开车了,还有天气越来越冷了,晚上回去有空的话用温水泡泡脚,对身体好。”安迪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关心他比关心自己还多。

“嗯,到家打个电话,我怕等我结束时间太晚你都睡了。”安迪点头答应然后挥手跟包子道再见,挂了电话收拾好东西回了欢乐颂。


包子不在的2201,夜晚多半都是安静的,除了小伙伴们偶尔的造访,多数时候还是安迪看看文件、看看书。不过此刻坐在茶几边翻着闲书的安迪听到了几声敲门声,起身走到门口,从猫眼里看是一身居家服的樊胜美,打开门才发现手里还拎着一瓶红酒。

“喏,上次接待了一个做红酒生意的客人,十分满意我的工作,这次再来非要送我一瓶,看样子还不错,尝尝呗。”

“美酒佳人,何乐而不为呢”安迪让过身让樊胜美进屋。

樊胜美熟练的绕到厨房,将红酒倒入醒酒器,又拿了两个杯子朝沙发走去,跟安迪一样曲腿坐在茶几旁,将倒了酒的杯子递给安迪。

“上次买房按揭的事儿还没来得及好好感谢你呢,知道你今晚回来,就主动找上门来啦,真的谢谢,敬你一杯。”

“跟我不用这么客气,我们几个来来回回哪客气地完?况且老谭那边也不算特别麻烦。”安迪举起杯和樊胜美碰了一下,抿了一口。

两个人又继续配着好久聊起了安迪不在的这段时间22楼发生的事,聊到了小关的追求对象,聊到了小蚯蚓和应勤的磕磕碰碰,还忍不住吐槽了一下曲筱绡肆无忌惮的秀恩爱行为,安迪转头问道:“那你呢?”

“你知道吗?王柏川今天向我求婚了,就在送我回来的路上,挺意外的。”樊胜美放下酒杯,抱着膝盖缓缓地说道。

“不是一件好事儿吗?你应该高兴的,现在房子的事儿也办成了,你们也算互相知根知底,结婚的事可以考虑。”安迪认真地说道。

“是,我其实心里是开心的,唯一一点不好的就是,突然两个人的生活要相互交融,甚至重置,那种命运与共的感觉也好也不好,你清楚我的情况的,很多时候冷静下来我都觉得自己是不是拖累了他,结婚不是谈恋爱,我知道结婚后会有很多扑面而来的问题需要直面,说实在的,我有些担心。”

“那你问自己,你爱他吗?你舍得吗?”安迪对上樊胜美的眼睛,诚恳地问道。

樊胜美不置可否,点点头,经过这么多,她爱着王柏川,她也舍不得。

“问题症结就在这儿了,以我的经验,单凭这一点,是会推翻所有的顾虑的,都说爱不能解决所有问题,可由爱出发的最原始的本能往往会让你来不及考虑这些问题,哪怕就是赌一把也好,你也会被推动着往前走的。不过好像在你面前我说这些感觉有些不对,毕竟你比经验丰富,我的情况你也都清楚的。”安迪靠着沙发,认真地帮樊胜美分析着。

“可是婚姻生活始终是和现在不一样的啊,身边这些躲不掉的事一点一点地耗掉了爱情,到那个时候对两个人好像都不公平。”说话间樊胜美眉间的川字更明显了,她已经体会了太多世间的琐屑和不易,现实就摆在她的面前,人与人的际遇终归还是不同的,并且根本无从选择。

“说来你肯定都不信,我和包子结婚是我提的,你说我不怕吗?当然怕,我之前和他妈之间发生的事,他们家也不简单,还有我弟弟,问题并不比你少,只是呈现的方式不一样罢了,但是包子说得对,我把他推开了,谁来疼我,你也一样。别以为我们俩都很强,独当一面谁都不需要,和包子在一起之后我才慢慢发现,哪有谁是真的刀枪不入的?你我都做不到,始终还是需要一个缓冲的地方,一个包容接纳和共担生活的人。我庆幸没有错过包子,你最好也别错过眼前这个人。以前会觉得自己身上到处都是恐惧,到处都是裂缝,缠得自己畏畏缩缩,按包子的话说有什么可怕的,说到底还是没遇到那个让你有足够强烈的欲望去放手一搏的人,当然,那些问题的本身在他眼里也不是问题,他就是这么一个人,比谁都敞亮,坦白讲,能有现在这样,我很谢谢他。至于婚姻这一步,至少到目前为止我并没有感到有太多变化,也许是我们从一开始就不觉得这个事情重要到足以成为一段关系的转折点,还有也许就是我们这样两个人偶尔各居一地的模式也给了我们独立的空间,无意间让这段关系有继续生长的空间。我也还在摸索,不过可以确定的一点就是,迁就和改变固然重要,但可以让两个人继续做自己,变成更好的自己或许更重要。”安迪靠着沙发的身子渐渐软了几分,娓娓道出心里的声音。

樊胜美看着眼前的安迪,温柔又坚定,满脸平静但心有一片大海,如今能有这样的体悟,樊胜美很难想象那个第一次和她一起出去吃饭时呆呆地问自己怎样才算喜欢一个人的安迪和眼前的安迪是同一个人,时间并不长,但变化并不小,樊胜美感慨,遇到一段优质的关系,一个能激发自己而非掏空自己的人,多么不容易。

“安迪,真没想到,但是真为你开心,也许我该向你一样,赌一把,不试试谁知道呢?”樊胜美转而微笑,拿起一旁的酒杯像是作了一个重大的决定。

“是啊,生活里那么多颗巧克力,不咬一口怎么知道是什么味道,比如最近包子总被他妈念叨着要抱孙子,今天我和他妈吃饭也暗暗地示意了一下我,以前哪来这么接地气的体会,但估计是跟着包子学得越来越皮实了,竟不觉困扰反倒觉得有趣,有意思吧?”安迪晃着酒杯轻松地说道,呼了一口气开起玩笑来。

“那你什么想法呀,跟我说说呗。”

“顺其自然吧,这里边有太多的责任和担当,一个生命捏在我手里,并不像两个人在一起这么简单,我确实没有做好准备。”

“如果真的有了,会怎么办?”樊胜美丢给安迪一个选择题。

“多了一个亲人,我恐怕也是说不了不的 。”安迪低头看着酒杯里的液体,意味深长地回答道。

屋外一个个窗户或开或关,一盏盏家灯明明灭灭,或欢笑,或悲伤,或平静如昨什么也没发生,或翻云覆雨瞬间就倒塌重生,难的从来就不是命运,难的是选择。

评论

热度(103)

  1. 七色乳酸君北方有佳人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