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ca🌀

说不出口31

好怕怕..魏妻搞事情...

酱香竹筒饭:

31
生日当天包奕凡特别忙,手机一直响个不停,全都是收到的短信或微信祝福。但即便是这样,包奕凡也还是牵着安迪的手陪她逛商场买晚上参加生日宴会的衣服。
“你还是别陪我逛街了,去忙你的,我这边买好了我去找你。”安迪看着包奕凡分身乏术有些心疼,松开包奕凡的手让他去忙生日宴的事情。
包奕凡赶紧又抓住安迪的手摇了摇头,“nono,宝贝儿什么都没你重要。”说完领着安迪进了一家品牌店。
安迪试了一件白色高领长裙,从脖子一直到脚踝包裹得严严实实,包奕凡笑着,我家安迪真的是个保守的女孩,但不得不说穿在安迪身上还真是好看,高贵典雅,而且是白裙子,像新娘。
下午宴会还未开始,包奕凡带着安迪穿着礼服来到宴会厅,老包和包太已经早早到了,今天晚上不仅仅是宝贝儿子的生日宴更是包氏集团拉拢客户及友人的重要机会。
从门口到宴会大厅有一条长长的走廊,安迪一路紧紧挽着包奕凡的胳膊,因为紧张她把包奕凡熨烫好的平整的西服外套抓出了褶皱。
包奕凡停下来看着安迪,他没想到安迪竟会这样紧张,想当初安迪一个人面对包氏十来号虎视眈眈的高层人员面不改色,为什么参加一个生日晚宴会紧张成这样。
“安迪,你没事吧?”包奕凡担心安迪的精神状况,想到从前只要遇到安迪无法解决的难题尤其是感情,安迪的第一反应就逃离,拒绝,包奕凡害怕安迪会因为紧张而再次出走。“安迪,别怕有我在。”
安迪抬起头看着包奕凡,眼神惶惶不安但还坚持着点了点头,“嗯。你要一直在我身边。”
包奕凡暖暖地笑着,拉上安迪的手,“放心吧,你的手我会永远紧紧地握着。而且不给你撒手的机会。”
安迪甜甜地笑着跟着包奕凡朝前走。

这是包太和安迪的第一次见面,看着两人十指相扣地款款走来再加上儿子对身边女孩痴迷的眼神,包太知道宝贝儿子被拿下了。好在包太派人调查过安迪,得到的信息就是:安迪,美籍华裔,从小在国外长大,身世背景无法求证,但在国内有一个智力发育不健全的弟弟,晟煊集团CFO,年薪过百万,资产可查到的在上海某中档小区拥有一套房子无贷款,一辆百万豪车。这样的条件在包太看来除了那个智商有问题的弟弟之外,安迪是完全符合包太找儿媳妇的标准的,至少包太可以肯定一点以安迪的工作能力和财力她和儿子在一起目的不是为了钱。所以第一次见面包太对安迪表现出了对待包奕凡以往女朋友难能可贵的热情,这种热情连包奕凡这个亲生儿子都有些吃惊。
安迪被包太拉着手,肌肤接触让安迪出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哎呦,囡囡你怎么起鸡皮疙瘩啦?是不是外面太冷了呀。诶呦你看看你穿这么少,三月份还是很冷的哩,尤其是女孩子要多穿一点的哦。”安迪无法解释自己的触碰障碍,她委屈地回头看着包奕凡,但看到包奕凡也一脸无奈只好强忍着,因为安迪知道这个人是她爱人的母亲,是和自己同时掉进水里,包奕凡都会先去救的人。
一通嘘寒问暖之后,包奕凡看不下去了,上来从妈妈手里解救下来自己的女朋友,然后贴着母亲耳边小声说:“差不多得了,你这样会把安迪吓到的。”
包太白了一眼包奕凡,眼神里骂着你个小没良心的,老娘替你笼络你女朋友,不感谢我还是这个态度。
天色渐渐暗了,逐渐有客人到场,一家子开始照顾起各自的客人,包太和老包一起招呼着生意场上的朋友,包奕凡则拉着安迪招呼着自己的朋友。
四个盛装出席的小朋友也带着请柬来到宴会厅,哦不,是五个,樊小妹带家属来。
进了宴会厅,傻大胆小邱看哪都新鲜,这是她长这么大一次出入这么高端的酒店,参加这么隆重的场合,而且还是被邀请。小关则一直拉着小邱害怕她会闯祸。小曲一脸得意,这样的场合她见多了,应对起来也自如些,不时还有西装革履的绅士朝着自己抛媚眼,狐狸精果然是狐狸精到哪都能引人注目,可惜呀,小曲现在被赵医生死死套牢,不然还能玩个一夜情什么的,现在看着满场的帅哥只能看不能吃,她要为她的唐长老守身如玉。
安迪陪着包奕凡应酬朋友,一转眼看见朝自己走过来的五个人,安迪眼珠子差点飞出来,然后目光瞥向身边的包奕凡,“你干的?你怎么把她们弄来的?”
包奕凡转过身,笑着说:“哈哈,surprise!”说完把安迪拱出去,“这是你的朋友我可不负责接待哦。”说完包奕凡一溜烟跑到别处去招呼朋友。安迪立在原地看着五个人朝自己走过来。
“这包兄不愧家大业大,连办个生日宴都这么气派。”小曲走到安迪跟前,尽管嘴上还是一副得理不饶人的架势,但在得知真相之后看安迪无比的心疼,眼神也柔和了许多。
这也并不是安迪的主场,本就紧张的安迪看见四张熟悉的面孔反而像回到了欢乐颂,一下子放松了许多。
“真没想到你们会来,刚才陪着包子招呼了半天他的朋友,现在看见你们,”安迪疲惫地点点头,“还真的有些安心。”包奕凡的推波助澜,再加上魏国强的刺激,让安迪想明白了,爱情和友情一样,没必要因为害怕未来而放弃现在。既然安迪下定决心和包奕凡在一起,那安迪也应该和22楼重归旧好,就如包奕凡所说的未来的风险没什么好怕的,爱你的人愿意和你一同承担。之前安迪一再躲避拒绝是不想拖累别人,她总是希望凡事做到两不相欠,但她却忽略了感情,没有哪一份真挚的情感是能算得清的。
“安迪姐,我今天的裙子好看吗?包总给买的!”小蚯蚓兴奋地在安迪跟前转圈圈,显摆着包奕凡刷卡买单的高档裙子。安迪笑着点点头,再看了看其他人,大家都是盛装出席,都穿得和平时不一样。

“安迪,你见过包总的父母了?”樊胜美挽着王柏川的胳膊问。
安迪点头,“见过了。”但回想起被包太摸手的触感安迪还会不自觉地打冷颤。
“都见家长啦,那这么说你和包兄的事儿要成啦?”小曲色迷迷地看着安迪。
安迪笑而不语,甩给小曲一个眼神,就你懂的多。
几个人聊得正是欢快的时候,不远处门口走进来一位穿着华贵的女人,对比一屋子阔太太其实并不起眼,但这个女人却深深映入安迪的眼帘,是魏妻。





评论

热度(77)